主页 > www.882111.com > 合江“82”特大翻船事故追踪为何再次沉船
合江“82”特大翻船事故追踪为何再次沉船

  白米乡斗笠村在这次事故中的幸存者朱国荣,对该船的动力不足有刻骨铭心的印象。他说,8月2日中午该船驶到江中心时,虽然长江洪峰并未到达封航水位,但船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航线多人下了船。减轻了重量的渡船艰难地继续前行,在老渡口准备靠岸时,抗不住水流的冲击,船尾撞到了一艘驳船上,沉入江中。他慌忙抓住驳船的一根绳索,捡了一条命。

  斗笠村在“8·2”翻船事故中受到重创。据该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介绍,村里死亡3人,失踪15人,占此次事故死亡和失踪人员的大部分。他说,斗笠村村民去榕山镇大多选择从老渡口乘船。村里于2000年曾经向合江县交通局和航管所等部门打报告,请求允许添置一条船以方便村民渡江。得到的回复是,二航司已经有一条船在老渡口,斗笠村不必增加。

  这位村干部的爱人8月2日一大早渡江到榕山镇买新鲜猪肉。当天上午,长江今年的第一次洪峰到达合江,他受命在本村范围做好防范工作,在岸边眼见着二航司七号船几次想从榕山镇过江,折腾一番又退回到渡口。11时左右,船在试图靠岸时翻沉。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自己的爱人回家时坐上了这条船,并在事故中失踪。

  老渡口有两条趸船(无动力装置的矩形平底船,固定在岸边、码头,以供船舶停靠。———编者注)长期停靠在此,使渡船靠岸时的航道变窄,出事的可能性增大。白米乡的乡民几年来一直向上反映,但没有结果。

  白米乡斗笠村52岁的吴朝庆告诉记者,2000年“6·22”事故后,他就向当时的合江县交通局局长提出,老渡口的两条趸船影响安全。因为渡船只能从两船之间的空隙中穿过才能靠岸,容易与趸船碰撞,造成事故,何况趸船旁边还常有载货的驳船停靠,形成明显的狭长通道,渡船靠岸时更易碰撞。

  由此给渡船留下的靠岸航道的入口离岸较远、水流较急,马力不大的二航司七号船在进入航道时非常吃力,船头虽然进了航道,但船尾被水流一冲,撞在趸船A的最外侧一艘驳船的船头,在江水的强大推力下,渡船很快翻沉,钻入“驳船阵”的船底。

  当地人称这种翻沉叫“猫儿吞耗子”,很容易造成伤亡,因为乘客落水后试图浮上水面时,头碰到的是坚硬的船底,在这个“驳船阵”中,船底有长约30米、宽约70米的面积,落水者在这大片的船底之下呼吸不到空气,见不到阳光,容易在心慌意乱中呛水身亡。

  对于趸船对客船造成的安全隐患,二航司七号船的前任承包者有着切身体会。据她介绍,她是1999年承包这条横渡线路的,几年间,在老渡口的趸船位置发生了好几次险情。就在2000年“6·22”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,她在老渡口靠岸时,因为挂靠趸船的驳船过多,航道狭窄,靠岸时差点翻船。

  她多次找到县、市交通局和航管局的领导反映,请求把这两艘趸船移到远离渡口的地方。2000年,市交通局做过一次协调,商量的结果是把上下的趸船各上移下移一定的距离,加宽老渡口客船的进出口宽度,但一直没有得到落实。

  去年3月,应菜农们要求,合江航务管理所决定在榕山镇至县城15公里沿江两岸新增8条蔬菜运输船,并由航务部门统一按客船标准指定船厂建造。经过航务部门的宣传工作,县农场的谢雨飞、白米乡郑小村的廖永质等8人便成为了8条新蔬菜船的船主,每位船主为造船各支付6万多元。

  船主们认为是航管所骗了他们,于是集体要求退船。他们认为,当初造船时同意他们可以载12人,现在却不许载人了,他们根本无法经营,当时8艘船是按客船设计的,上下货物不方便,装卸工人都不愿意给他们的船下货。

  比赛当天,作为沃尔夫斯堡足球俱乐部的官方赞助商之一,曼恩商用车佛山举行客户沟通会,40多位曼恩卡车的忠实用户参加了活动,并成为沃尔夫斯堡-曼恩观战团的成员。在5月24日的国际挑战赛上,40多名身穿绿色沃尔夫斯堡球服的观战团,成为比赛现场的另外一道风景线,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眼球。

  没有说另有任用好吧?如果说了另有任用,那就没出事,起码最近不会出事。现在没说,那就不排除有出事的可能。临近河北和其它各省换届,被撤掉了,显然是给别人让路的。开奖直播!如果是还在省一层干,那应该下一步是干省长了,副书记都不应该了,但是显然既不会是副书记,更不可能是省长。那么就有两种可能,一是没出事的话,会去中央干个实权不大但又不是完全二线的官,可能去办国务院XX办公室副主任什么的,级别不会降,实权小了,不会去人大、政协的,毕竟还年轻,才53周岁呀。

  声明:本站所提供的一切资讯,只供用于中国足球彩票的赛果分析和预测,任何个人或单位不得利用本站咨讯进行任何非法活动,否则任何情况下

  八大券商展望6月A股投资策略:指数反复“磨底” 逆周期调节政策有望发力

下一篇:没有了